汉則仄

我越脑越觉得,在大部分我脑的克露剧情里,如果我是克总,我会直接对爹使用山吹色波纹疾走

露普缇!我要打到你哭为止!
呀卡吗洗!露普缇!我听到别人嘴臭我就会超级火大!
只有克总这种变态才能接受爹,所以克露是真的,锁了
麻麻:那没事了
爷真的做梦都想看别人给我画克露啊,可恶,到底我要画什么画多少才能做到让一堆cp吸引别人为他们产粮
约个稿就能解决的事,但爷是汉扒皮

去年以来的梦想终于实现辽,爹的痛包。我爽了

原创脑洞堆积。同人在子博客:hanzeze

© 汉則仄 | Powered by LOFTER